职工文苑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职工文苑 >> 正文

他似夏日微风

来源:第四工程公司 作者:李瑾 时间:2020-06-19 09:31 分享

你有听过夏天蝉鸣中微风吹过的声音吗?它轻柔却又让人安心。

前几天,我接到了父亲打来的电话。他先是问了我工作怎么样,我回答说挺好啊!他突然停顿了一下,说:“我最近腿疼。”他笑着轻描淡写说。我听了一愣,心里复杂,不知怎么回答。

从小他就给我吹,他能一口气扛起一百斤大石头。从没危机意识的我,这时才想到,他已经65岁!

小时候的求学之路,以为丰满了羽翼,就可以翱翔,没想到,日渐擅长的事情,竟然是疏远了父亲。

长大后选择水电行业,他一次次说为我骄傲,因为我们的背后是一座座拔地而起的电站,庄严巍峨,造福一方水土。因为有了他的支持,我尽全力施展抱负,实现理想。

可有时候,他会眼角含泪对我说,经常回来看看家里,多陪陪你母亲...和我,他不敢让我再多看他的眼里到底有多少柔情和不舍,赶紧转身走了。

我们都是飘散的落叶,我和父亲也总是在背离,是高考那天我站在栅栏里看着父亲嚅嗫的嘴唇对我说:“加油”。

我的转身是大学离开家时在火车站从父亲手里接过行李箱后他轻声说着“到了打电话”。我的分离是假期中我参加聚会推开家门父亲问的那句“又出去吗?”时,我的潇洒。

可惜,我已许久没有和父亲说再见。也许想念就是这样微妙的事情,它不会纷然而至,它丝丝入扣,浸润你的灵魂,充斥你的大脑,终究所有的思念,冲破了忙碌的疲惫感,占据你的思维。

我坐在堆满文件的办公桌前,我走在回家的林荫小路上,我站在喧哗拥挤的闹市里,脑海里是父亲电话里的呢喃。可是,时光啊,它总是狠心又决绝,它拒绝了每个人的哀求。

我每一次推开家门后,父亲的脊背只会佝偻的更加明显,饭桌上他笑起来的每个样子,我都想记住,但我更害怕抬头看见满脸笑容时他眼角新添的皱纹。

时间就是这样平静的流逝,我的父亲,不会再拿着我的成绩单皱起眉头。我的父亲,不会再从怀里拿出我想要了很久的百科全书。我的父亲,不会再风尘仆仆的回到家里从行李里拿出刻有我名字的护身符。我的父亲,他只是在清晨的沙发上,在正午的饭桌前,在夕阳的家门口等待我回家的老人。他的伟岸,都成为了记忆中的样子。

因为父亲,所有的风雨好像绕过我都向他奔去。他不善言辞,但已习惯了用行动表达自己的心。每次离家时被塞得满满家乡特产的包裹是他对我的支持与爱护。

我的父亲,他也是每个水电人父亲的模样,他们的包容与支持是我们每个人驶向心里温暖港湾的船票。

他似夏日微风,带着温暖的爱来到我的身边,连绵不断,经久不息。


浏览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