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工文苑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职工文苑 >> 正文

深切怀念梁源祺同志

作者:根据有关同志口述整理 时间:2019-12-20 14:25 分享

2019年8月18日,陕西省水电工程局原局长梁源祺同志在美国波士顿去逝,享年86岁。

梁源祺生前曾嘱咐儿子梁刚,自己病故的消息隔段时间再告知中国水电十五局(原陕西省水电工程局,以下简称“陕工局”),并特别说明,他在石头河工地和陕工局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

梁源祺,1933年5月出生于上海,原籍广东,中共党员,教授级高级工程师,1953年毕业于青岛工学院,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大学生。留校期间曾参与治淮工程建设。1956年青岛工学院水利工程系西迁西安,随同西安动力学院加入西安交通大学,是“西迁精神”的亲历者。数年后,又随水利工程系组建陕西工业大学。1960年初,受交大水利设计院委派,任河南陆浑水库工程设计负责人。1972年,由陕工大调入陕西省革委会水电组,曾以水电局代表身份蹲点宝鸡冯家山水库工程。1975年,参与石头河工程建设,1978年调入陕西省水电工程局,先后任副总工程师、局长。石头河工程建设的经历,陕工局的履职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段时光。

时逢新中国70周年,回顾工程局那一段峥嵘岁月,在一帧帧老照片中,时常看到他的身影,感怀他对科学技术进步孜孜不倦的追求,对开拓水利水电事业的不懈努力,和对工程局发展做出的重要贡献。

勤于探索,我国土石坝综合机械化施工的开拓者

1971年3月,春寒料峭。陕工局进入秦岭山麓斜峪关口,开启了长达20年的石头河水利工程建设。

当时工程局生产力水平相对较低。工程建设伊始,施工多为人海战术,土石方运输常用人拉架子车,石方开挖基本上是人工打眼放炮,人工清渣,土方填筑也是人工夯实为主。手锤、瓦刀,架子车,是当时主要的生产工具,边勘探,边设计,边施工,边完善,施工进度缓慢,从进场到截流,就用了整整5年。 

1975年初 ,梁源祺奉命由省革委会水利电力局前往石头河工地蹲点,协助省革委会水利电力局领导小组组长、陕西省石头河工程指挥部副总指挥胡棣同志进行工程建设的机械化施工实践。

上世纪七十年代,改革开放的前夕,国内还缺少百米以上土石高坝综合机械化施工的先例,一无经验可借鉴,二无信息可查阅,整个工地陷入了有想法没办法的境地。

面对这一情况,作为工程指挥部的参谋,梁源祺为胡棣同志不断地提供土石坝建设技术创新进展和新思路。与此同时,他深入到工地,与技术员、工人一起广泛的交流,沟通想法,反复试验,不断改进工艺,为筑坝机械化生产线的落实做了大量工作。

1976年的6月,在解决了石料采运、振动碾制造、堆石振动碾压、土料供料、皮带机运输、汽胎碾和羊足碾联合压实等关键工序后,土方填筑、堆石填筑、开挖、混凝土浇筑等机械作业生产线投入使用,筑坝进度、质量、安全都取得预期效果,施工技术水平取得跨越式进步,由此开始,中国土石坝施工技术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

1977年,水电部在乌江渡工地召开水电建设经验交流现场会,陕工局携石头河工程施工技术展板参会,并参与发起成立全国水电建设施工情报网,初次将石头河的工程经验,向外界推广。

1978年,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全国科学大会”在北京召开,邓小平指出四个现代化的关键是科学技术的现代化,并着重阐述了科学技术是生产力。在改革开放春风吹遍全国之际,石头河土石坝综合机械化施工技术荣获全国科学大会奖,陕西省科技大会奖。同年,全国水利综合机械化施工现场经验交流会在石头河工地召开。会后,刚复刊不久的《水利水电技术》杂志隆重介绍和推广石头河工程经验。

梁源祺特别注重科技研发能力提升,他常说:“要想发展,靠购买国外设备是不行的,我们必须得有自己的东西。”

接下来的几年,在制造振动平碾的基础上,基于汽胎碾、羊足碾联合碾压土料的实践,梁源淇对研发凸块振动碾给予了极大的关注和支持。1980年,本局修造厂创新制造了我国第一台凸块振动碾,石头河工程也开创了我国应用凸块振动碾的先河。从石头河工程起步,本局的系列振动碾(振动平碾、凸块振动碾、斜坡振动碾)在我国土建行业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业精于勤,企业跨越发展的推动者

陕工局的前身是省属专业施工队伍,在石头河工程以前,从未独立承担过大型水利工程施工,所参与的中大型工程仅仅是承担某些主要建筑物或一段土石工程项目,专业技术人员稀缺,施工装备水平很低。

如果说,石头河工程的建设为工程局的发展带来了机遇,那么,梁源祺就是引领陕工局把握发展机遇,推动工程局发展壮大的关键人物之一。

作为当时的“全国第一高土石坝工程”,石头河工程建设的背后是技术创新力量,是梁源祺等领导带领技术团队摸索出来的中国技术、中国经验,是攻克难关、创新工法解决的施工难题。

文革期间,民生凋敝,和国外的交流通道几乎断绝,前苏联也不再提供技术援助。工程技术方面的专业杂志大部分停刊,技术规范也不再发布,工程情报信息几乎没有。

他充分发挥自己的人脉资源,利用同学关系、科技科研单位、“水利电力消息”小报,参观学习等渠道获取必要的信息,领导石头河工程成为全国土石坝建设技术的 “风向标”,超大型直剪仪研制、大型闸门制安、隧洞新奥法施工、穿行式模板台车、高速水流掺气减蚀、填筑质量监测新技术、化学灌浆等当时最先进的技术、设备、材料,在石头河工程都得到应用,国内外坝工建设信息也得以及时交流。

石头河工程后期,梁源祺还参与组织和指导了《石头河工程施工技术》的编写,该书作为石头河工程的施工技术总结,在水利工程界引起巨大反响。有专家称此书可作为为水利工程施工总结的范本。

梁源祺作为水利水电工程技术的先行者、知名专家,他和当时的局副总工程师贺哲民同志一道,承接了由水电建设总局主持的《水利水电工程施工组织设计手册》土石坝篇章的编写任务。并给予《水利水电工程施工组织设计手册》编写以极大的支持。在定向爆破章节的会审过程中,他还通过 中国水科院霍永基总工聘请了铁道部、中科院专家参加审查会,这几位都是中国爆破界的顶级专家。《水利水电工程施工组织设计手册》作为水电出版社的重点书目,一版再版,得到了行业专家的一致认可,从此起步,企业还接续参与主编《水利水电工程施工手册》和修编土石坝、面板坝等相关规范的工作。

学至于行,好学务实助力企业发展的榜样

梁源祺受到过良好的学校教育,工作过程中又在相关领域进修提高,学识渊博;既有本专业的设计经历,又有一定的施工经验和管理实践能力,工作干起来得心应手。

梁源祺酷爱学习,不仅自己学,还要求他人好好学习。他好学务实、严谨细致的工作作风为大家所推崇,也为陕工局营造出了好学习、求进取的新风气。

“现在变化太快,不学习就会落伍,知识储备不够,工作也没法干好!我们不仅要学,还要会用,真正解决实际问题!”梁源祺常常对身边的人说。

皮带机土料运输生产线,是在借鉴国外筑坝经验的基础上初步确定的。梁源祺曾联系水科所的留苏专家翻译相关俄文资料,主动向外方企业联系学习筑坝技术,增订了外文杂志,开办了日语培训班,鼓励大家掌握外语,把最先进的技术学回来。就这样,一点点的啃、钻,把好的想法融会贯通,用于施工生产线建设,一步步的把不可能,变成了现实。

石头河施工生产过程中,日产自卸车使用初期,曾出现发动机缸体磨损造成漏油现象,日方不愿意承担赔偿责任,将磨损责任推至操作不当。梁源祺分析油料成份,撰写调查报告,客观说明原因,搜集相关证据,拍照磨损缸体,甚至亲自洗印照片。经过艰难谈判,在证据面前,最后和日方达成有利于我方的结果。

勇者无惧,陕工局加入竞争市场的探索者

20世纪80年代初,计划经济时代的尾声,粮票、食用油票、布票还没有完全退出历史。陕工局人先行一步,打破“等米下锅”的计划经济,走向市场“找米下锅”。

陕工局开始了新的尝试,目光瞄向全国各地市场和国外市场。

梁源祺是陕工局最先走出国门的一拨人,为开拓国际业务,适应市场竞争做出了新的尝试和探索。

1981年底,梁源祺主动请缨,走出国门、前往伊拉克,负责陕西桥梁技术服务组的工作(服务组由陕西省水电工程局和陕西省公路局派员组成),并担任中成公司驻伊拉克桥梁建设总公司中方总代表和巴格达办事处党委成员,负责四个桥梁专家组的技术服务及党政工作。

在异国他乡,梁源祺重视工程质量的标准没有变,他坚持友好信义,信守合同,利用废旧器材,节约资金,缩短施工工期;甲方信任度不断提升,甚至要求中方延长合同期限,并希望以后能再度合作。该桥梁项目取得了可观的经济效益,员工收入比原定合同报酬也大幅度提高,为陕工局培养国际项目经营管理人才,积累海外施工的经验。

1984年至1987年,梁源祺带领陕工局广大干部职工积极贯彻执行中央关于改革开放的一系列方针政策,从依靠国家下达计划指标到积极行动,主动出击参与投标竞争、承揽工程项目。从单一承担水利水电项目拓展到承揽公路、建筑、矿山等土建工程项目的建设中,初步改革了“大锅饭”的分配制度,职工收入在当时处于领先水平,有的人成为第一批“万元户”。1985年、1986年国内外中标项目45项,投资总额是1984年国家下达的计划任务的10多倍。

一生奔波,水电路上不断前行的敬业者

梁源祺热爱着水电事业,一生为之奔波,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梁源祺在陕工局之前,曾在青岛工学院、西安交大、陕工大工作,曾和治淮工程、河南陆浑水库、冯家山水库结缘,在陕工局工作后,更是走南闯北,四海为家。

上世纪八十年代,梁源祺作为坝工技术专家,数次应邀参加了龙滩水电站、小浪底水利枢纽等国家重大工程的咨询和评估工作,对这些工程的建设发挥了积极的促进作用。退休之后,在黑河水利工程曾任建设方专家组组长,监理部副总监等职务,在三年多的时间里,发挥专长,为黑河工程的高质量建成付出了艰辛的劳动。

梁源祺的老伴吴曾谅教授是青岛工学院时期的同学,先后留校任教,又一同转迁西安,成为西安交大和陕工大的一员。后来吴老师随化工系加入西北大学,她也是该校教师的优秀代表。

梁源祺常年在外奔波,吴老师一人独居西安,他们在工地团聚是常有的事。梁吴二位相濡以沫,风雨同舟六十年,在各自的岗位上兢兢业业,相互鼓励,努力工作,勇于奉献,都有出色的表现。

此前,吴老师出现失忆病症加剧,经常呼叫:“我的源祺,老梁,你在哪儿?”梁源祺却认为这是家庭的大不幸,也是他本人的侥幸,他在老伴不觉察的情况下远行,这或许是上天有意的安排!

斯人已逝,梁源祺同志旗帜鲜明、坚守信仰的高尚品格,刻苦敬业、永不停歇的求知精神,勇于创新、开拓进取的改革探索,深入基层、殚精竭虑的优秀品质,无不鼓舞和激励着水电十五局广大干部职工。

老局长,当年的陕工局,今天的水电十五局已在石头河工程奠基的基础上有了长足的进步。区域上,国际业务拓展至12个国别;领域上,传统业务稳固,路桥、市政项目增多,投资带动屡获突破,水环境治理进展顺利,“大土木”布局进一步巩固,初步实现了“融入大土木,初步国际化,规模冲百亿,利润翻一番”的奋斗目标。

未来,我们将继续继承老水电人的精神,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共创水电十五局更加美好的明天,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1953年,梁源祺与留校任教同学合影

 

1958年,梁源祺支援陕北水利工作

50年代,梁源祺指导学生水工设计

70年代,梁源祺在石头河工地办公室,当时为宿办两用

24094

梁源祺的工作笔记

梁源祺和技术员在一起

省水利学会、水电学会在石头河工地召开专业会议合影

梁源祺陪同胡棣在日本考察

梁源祺陪同外宾参观石头河工程

梁源祺向朝鲜水利访问团介绍凸块振动碾

梁源祺在伊拉克工地留影

19933

石头河工地留影

 退休之后梁源祺在黑河水利工程任建设方专家组组长

浏览次数:

上一篇:春的希望

下一篇:山情 水情 水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