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点报道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重点报道 >> 正文

敖江驯“龙”记:霍口水库大江截流记实

来源:四公司 作者:贺小平 时间:2018-10-26 16:02 分享

10月26日上午11时30分,我局承建的福建霍口水库大坝围堰成功实现截流,标志着霍口水库大坝正式进入主体施工阶段。

十月的敖江如同一条金龙,从福建古田县东北部鹫峰山脉开始,沿途纳仙洋、黄鹤、山垄及飞竹斌溪诸水,至车马潭出境,一路咆哮着,向东南奔腾直下,以开山辟地之势,穿罗源,入连江,过东岱,汇东海。

中国水电十五局的在建项目霍口水库工程就位于敖江之上,距下游福建罗源县西部霍口畲族乡6公里,是国家172项重大水利工程、福建省“十三五”重大水利民生工程之一,也是中国电建在福建市场塑造品牌形象的标志性工程。

2018年10月26日一大早,霍口水库建设现场,一派热火朝天的施工场面,全体参建人员正在为截流前各项准备工作紧张忙碌着,中国电建旗下的水电铁军上演了一场精彩的大江截流驯“龙”记。

一战,戗堤进占围金龙

困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从未想过如何去克服困难。霍口水库大江截流迎来了第一个难题,就是工期紧,赶工难。

据了解,霍口水库大坝标开工后,因征地问题影响,村民长时间频繁阻工,实际施工进度缓慢。总体施工进度计划严重滞后,合同截流目标落空,后续各节点目标更是无法响应合同要求。

“困难是什么,困难不是被动的等待,要想让中国电建的金字招牌立于福建市场,我们必须跑步前进,动真格,下苦功,用实际工作成效说话,把截流准备工作做到前头去。”项目经理李锋利一席话掷地有声。

从夏到秋,寒来暑往,在短短的七个月间,电建人憋着一股百折不挠的劲儿,奋力往前追赶着……

在确保项目最终目标不变的前提下,霍口水库项目班子多次与公司、业主、设计等单位的专家谋划论证,反复敲定截流时间和优化截流方案,最终确定采用上游单戗双向进占靠河床右侧合龙的方式截流。

“你看,咱的自卸车像蚂蚁搬家一样,从两岸源源不断的将石渣和块石倾入江中,就会形成戗堤。戗堤向江中心不断进发,就是所谓的‘进占’。”

“当我们预‘进占’到一定程度,就会形成在江中形成一个‘龙口’,‘龙口’如被石块封上,敖江金龙就被拦腰截断。”现场技术员魏峰形象的解释道。

为抢赶工期,节约投资,截流戗堤设计为上游土石围堰的一部分,布置在上游土石围堰轴线的上游侧,长约140米,高约5.63米,堤顶高程119.63米,宽9米,用石渣料从左右岸两侧双向预进占填筑,牢牢地将敖江金龙围住。

想法与现实之间总有那么一段距离。敖江金龙不会乖乖就范,戗堤预进占第一天就给参建人员一个结结实实的“下马威”。

敖江河床狭窄,流速快,加上地质条件差,给即将进行的大江截流和截流前期的备料、道路布置都带来极大的困难,戗堤预进占施工比预期进度缓慢的多。

电建人从不打无准备之战。为应对各种情况,霍口水库项目部成立了项目经理李锋利为首的截流指挥领导小组,分别建立了备料组、保障组、抢险组等工作小组迅速跟进。

除了建立机构,统一指挥外,戗堤进占填筑料还对来自导流洞上游渣场石料及左右岸坝肩开挖石渣料进行了筛选,各个粒径均大于40公分。

要围住敖江金龙,没有强大的资源投入是不行的。按计划,本次戗堤进占施工将投入块石7000多立方米,20吨自卸车30辆, ZL50装载机3台,PC320反铲3台,PC330反铲1台,18t振动碾1台。同时,开通长2公里,宽10米的双向截流专用车道。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当准备工作全部到位,就等一声令下,电建将士一鼓作气 “擒龙”。

二战,导流分流弱金龙

站在敖江岸边,望着平静宽阔的水面,很容易被眼前这看似“温柔”的江水所迷惑。要是遇到洪水突发,那后果可不仅仅是影响大江截流那么简单,导流降低风险是摆在霍口电建人面前的必选项。

要想大江截流顺利,就要带着敖江这条金龙走“新路”,提前着手导流施工。项目工程技术人员,仔细研究了敖江水情,选择在低峰流量时,开挖导流洞进口引渠段。

10天时间,当导流洞进口两侧光洁平整的混凝土八字墙,矗立在盈盈水雾中,敖江水朝着给它找好的“去处”,头也不回的下泄而去。

“导流施工并不一帆风顺。有一天施工中突降大雨,基坑倒灌雨水,项目紧急疏散了工人,运出了设备。在设备抢险的过程中,我们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也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但看着一台台的设备被抢出来,大家悬着心才踏实了。”生产经理王跃刚回忆道。

江水虽被导流走了,上坝路却被挖断了。要想保证工期,就得在金龙身上搭一座横贯南北的“天桥”。

面对新问题,“老水利”杜党会带领水电将士立下军令状,誓必在一个月内攻下贝雷桥,为10月中旬大江截流赢取更多的准备时间。

“从开工突击临建,到踏上截流步子,中间不仅没有适应时间,遇到的难题一个比一个刁钻,咱想都不敢想,架桥更是一个技术活儿。”工程部主任李明感叹道。

难关“横”在前方,只能硬着头皮闯。桥墩台要想在短时间内顺利完工就是“难啃的硬骨头”,由于基坑岩质差,不能爆破施工,只能小面积逐层开挖。

贝雷桥全长26米,宽5米,重36吨,单跨钢结构,从拼装到架设历时8天时间。受场地狭窄限制,施工作业面无法展开,只能采用整体吊装法架设。

由于贝雷桥桥身较长,难以控制平衡,桥梁四角须用绳索进行牵拉固定。经过牵拉、撬铆、填塞、微调、校正等三个多小时的努力,桥架了,路通了,心畅了。

30余天的日日夜夜,美丽的霍口镇畲族乡,记录下了电建人奋进的身影。

大江截流的集结号已经吹响,流量1030立方米/秒、流量950立方米/秒、流量650立方米/秒、流量320立方米/秒,随着时间的推移,江水的流量越来越小,“金龙”前进的脚步越来越慢。

“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2018年10月15日,当流量降至32立方米/秒时,差不多是年度枯水期的最低点。而此时,右岸导流洞已成功实施分流,龙口的流量变小,截流时机已经成熟。

三战,龙口合龙擒金龙

“此次截流具有大流量、高流速、深覆盖层、高抛投强度等特点,截流难度较大。为了确保大江截流,我们先后完成了戗堤预进占和导流洞分流施工,此次大江截流龙口合龙施工我们志在必得。”霍口水库项目经理李锋利自信介绍。

10月26日清晨九点,秋雾弥漫敖江,朝阳在坝肩上闪烁,霍口水库大坝龙口区热闹非凡。

中国水电十五局参与截流的将士们再也按捺不住急迫的心情,策动金戈铁马,彩旗猎猎,云集敖江两岸,严阵以待。

一时之间,两岸江边车辆穿梭、马达轰鸣,百余辆满载着石渣、块石的大型自卸车排成两列,把一车车的石料倾泻入江,湍急的江面上溅起了巨大的浪花。两岸人马开始向对岸发起了首轮进占合龙冲击,一场截流大会战隆重上演。

30余台截流设备紧张有序地轮番抛投石料,激起阵阵浪花,江水发出阵阵轰响。20米、10米、5米……,上游围堰进占迅速向前推进,龙口宽度逐渐变窄……

水电将士们分别向对岸发起了冲锋!“金龙”终于按耐不住,咆哮着、怒吼着,掀起巨浪冲击着戗堤,吞噬着投入大江中的截流块石。

当堤头进占到距离对岸5米时,水流更加湍急,奔涌的“金龙”勇猛地冲向戗堤,仿佛要把戗堤“吞噬”在汹涌的波涛中,倾倒到江水中的块石刚没入水中便被激流冲得无影无踪。

随着“扑通扑通”投石声,一车又一车的块石被“金龙”吞噬掉,戗堤进占仅仅往前推进2米左右,截流将士和“金龙”一时陷入僵持。

就算是遇到龙口激流,一样将大江顺利截流,在中国水电十五局的字典中没有失败,也绝不允许失败。参建员工上下同心,临危不乱,鼓舞士气,继续截流攻坚。

被困守了一个多小时的“金龙”仍作困兽犹斗,截流将士们再鼓劲头,开动机械,由两岸发起了最后的合龙冲刺。

大型设备直逼沸腾的龙口,紧张有序地轮番抛投石料,石碴倾泻到滚滚江水中,激起一人多高的水柱。大石块如“重磅炸弹”成功地压住龙口上游的堤角。

随着最后一车块石推入龙口,霎那间,龙口处湍急的敖江被压迫成窄窄的溪口。左右岸截流龙口戗堤终于紧紧地咬合在一起,龙口顺利合龙,水流乖乖地折身向距龙口100余米的右岸导流洞奔流而去。

经过4个多小时的连续奋战,这条流淌千万年、桀骜不逊的敖江“金龙”,终于被中国电建水电铁军擒住。

 

后记:据了解,整个霍口水库大坝工程共有三个重要工程节点:大江截流,下闸封堵,机组发电。2018年10月26日,霍口水库大江截流成功标志着主体工程建设将全面铺开,进入一个新阶段,这是福建水利水电建设工作中的一件大事、一件盛事!

 

 

 

浏览次数:

上一篇:寒风飞沙战石门

下一篇:大“育”治水